2008年8月31日 星期日

八月三十一的星期天



今天早上醒過來腦子最後閃過的夢是一個舞台劇劇本,是個總是感嘆過去比現在美好的編劇和兩個主要演員的故事,其中一個演員是個娘娘腔,另外一個演員的角色很模糊,我還來不及看清楚或者記清楚就已經模糊。

演那個編劇的人是我,演員我也認識,一邊做夢一邊想著要醒過來把故事寫下來,然而來不及寫下就消失了。

這是個編劇在思索劇本的故事,他找了演員,卻一直不斷的挑剔著,最後發現新不如舊也許是因為再也遇不見舊有了。因此他決定要開始邊寫故事邊找人,就在一個劇本尚未定案的狀況下,找來了兩個演員開始了編創作邊排演的日子。

這是個開頭的故事。



夢過另一個結尾的故事。
四個大學生騎車出遊,故事的動線沿著台灣的某條山路走(我猜是南橫留下的經驗),最後一幕,是他們離開了山頂上的住宿點,準備往山下走。出發前,浴室裡還掛著一件滴水的T-shirt,臨走之時,衣服的主人很苦惱該怎麼辦,其他人都說等會再回來拿吧,主人也接受了,但他們都知道他們再也不會回到這個地方。

這個故事對我有著怪異的影響力。

還有一個更直接,
我有些忘了細節,但記得陰天的畫面中有個人蒼白地躺在灰色地磚道上,下著雨,行人三三兩兩撐著傘經過,她就這樣面朝上蒼白地淋著。鏡頭漸漸拉遠,然後出演員表。

這是個準備散場的故事。

2 我想說....:

艾撒克八十一 提到...

ㄟ...喜歡的是什麼堅持的是什麼?

Loe 提到...

哈哈...你的動作太快了,竟然被你看到神秘的第三空間

這是個有趣的問題,
喜歡的是什麼呢?
然後就可以找到第二個問題的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