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

再會了我的舌環~再會~~~

和舌環開始相處,是在2006年的四月。
剛開始的時候真的很痛,除了想罵髒話以外,感受最深的就是舌頭上的傷口還有講話不清楚跟吞不了口水。
當然,因為舌環和牙套聯手合作之下,唱歌再也唱不清楚了。

記得當時團契有場校內音樂會,一場唱下來,嘴皮破了,舌頭也沒好哪去。
讓我分不清是血水(破皮)還是淚水(太痛)陪我一起經歷這感動的一刻。

還有一次,重感冒,舌環讓我痰吞不進去、咳不出來。
(終於知道一口痰可以噎死一隻羊的可能性極大!)

最重要的是,每次吃麵的時候都會勾在它身上,協助這些麵條們對我進行連續喉嚨反射神經嘔吐攻擊,讓我,再也不點麵吃了(阿....原來不吃麵是這個原因我都忘了!)


這時候我才知道,除了味覺,舌頭也是很重要的呼吸和運動器官。

經這一切風風雨雨,我已經習慣和舌環共存共榮,共同經歷美好的時光。

今天,在麻醉還沒完全就開始一整個很有感覺的情況下,我的舌環光榮退役了。

曾經有過刻骨銘心到想罵髒話的傷痛,如今只剩下硬顎上的傷口和舌頭上的刻痕,而這兩樣事情,都會隨著新陳謝而消失。

還真是不習慣,舌頭已經有點習慣吞口水的時候不動,吃東西的時候呈現U字型捲起來,吃東西會順便用舌頭把釘子上的菜渣勾下來....


今後,就不再需要這些特殊才藝了。


你的退役讓我再次回到正常人的生活,

我會想你的~舌環~感謝你的付出,不過就此拜別吧 ^_<*


(不要跟我伸照片,太噁心了不會想看的)


哈哈~~終於所有的骨釘骨板全都再會了:D

11/20就是跟粒粒們拜別的時候了>"<

2 我想說....:

庭峰 提到...

妳什麼時候穿過舌環阿?
為啥我都不知道XDD

咩~~ 提到...

哈哈.....是打在上硬顎為了拉牙齒的骨釘啦,因為她剛好抵住我的舌頭正中央, 整個感覺很有舌環fu....X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