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9月27日 星期一

咪卡公主-同伴

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。

兩週前還沒有這傢伙呢,咪卡看著身旁呼呼大睡還打呼的巨大鸚鵡,被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的想著。睡得還真舒服,會打呼還不懂得睡遠一點,一點自覺都沒有。這隻鸚鵡沒有名字,長久以來和牠對抗的群眾也都只管他叫鸚鵡,意外收服牠的咪卡也不打算幫他取名字。鸚鵡就鸚鵡吧,按照原來的樣子沒必要更改。 被吵得再也睡不著的咪卡乾脆看著天上的星星,一邊看一邊拔鸚鵡的羽毛解悶。

咪卡突然想起和鸚鵡初相遇的場景。

通過屠龍騎士資格考試的她默默地計畫離家自立的計畫。這都需要先累積起足夠養活自己的本錢,不管是能力還是物資,並且在忙碌的父王發現她已經畢業了之前完成才行。利用通過資格考試附帶而來的合格狩獵執照,咪卡開始獵取擁有高價位毛皮的野獸,然後將之賣給獸皮商人換取資金。

這天咪卡正準備要去狩獵 ,原先安靜的林道上突然聽見在不遠處的樹梢上有女人在唱歌。唱得真是好,只是這女孩可能不太記得歌詞,反反覆覆都是那幾句,咪卡不禁莞爾一笑。走進前一看,發現樹梢上的巨大人兒不是個女孩,或者該說是個偽裝技術不太好的生物(咪卡當時不知道該怎麼界定它),(偽裝的)女孩穿著寶藍色的羽毛大氅,蒙著頭,頭巾造成的陰影讓咪卡看不見他的五官。管他,反正這傢伙沒惹到我就好。咪卡繼續往前走。

就在這個時候,穿著人類偽裝的巨大鸚鵡從樹上跳下來,身長幾乎高達樹梢的怪物一口氣擋住咪卡的路。咪卡將手伸向護身短刀,手心微微地冒汗,手掌抓緊刀柄準備一不對勁立即抽出防身。哈。真悲哀,我是個屠龍騎士,主修卻是弓箭,咪卡心想。當初師父怕貴為公主的咪卡有一丁點損傷,堅持只讓她學會可以遠距離攻擊的弓箭術,近距離的體術全都是用來保命的,萬一身邊的沙包全犧牲的時候。

鸚鵡似乎也感應到咪卡的緊張,這似乎更助長鸚鵡的氣燄。牠發出興奮的聲音,張開翅膀準備往前攻擊咪卡。咪卡抓緊了短刀面向鸚鵡,準備給鸚鵡致命也唯一能做到的一擊。往前衝向咪卡的鸚鵡突然停住,翅膀大張亂揮,卻發不出聲音,似乎有股看不見的力氣抓著牠。頭巾也跟著被往後扯,咪卡總算看清楚鸚鵡的樣貌。好吧,至少不是死得不明不白。緊張得要死的咪卡居然腦海還能閃過自嘲的念頭。

不太對勁,鸚鵡停了下來不再往前,翅膀也越揮越沒力,有點垂下來的樣子。咪卡暗暗覺得奇怪,仔細一看發現鸚鵡之所以停止,是因為頭巾被樹枝纏住了。如果咪卡一走了之,這隻巨大的怪獸就會被自己的頭巾勒死在樹梢。(就像小孩溺水在膝蓋高的游泳池一樣的感覺)

咪卡開始猶豫要不要救牠,手上的短刀可以割斷勒緊鸚鵡的頭巾,但也有可能一解開,咪卡就會被鸚鵡一口咬死。猶豫許久,咪卡還是決定去解開牠的頭巾,被咬死總比良心過不去來得好。

我不應該救你的笨鸚鵡,害我每天都睡不好。咪卡又拔了一根羽毛,睡死的鸚鵡大概是感覺到有點痛,翅膀亂揮了一下。心軟的咪卡伸手割斷頭巾之後,鸚鵡決定以身相許以報答救命之恩,牠自顧自地決定成為咪卡的貼身侍衛。從此之後咪卡每天身邊都有打呼的音效陪(擾?)她入眠。偶爾鸚鵡也會偷吃咪卡的食物,害得咪卡老是找不到剛採集的堅果,不過很多時候,鸚鵡也會陪咪卡一起唱唱歌娛樂一下,或是一起埋伏狩獵。

多個朋友好過多個敵人,至少脫離了父王管轄範圍的時候,還會有不需要服從國王命令的同伴,算了。

2 我想說....:

桂萍 提到...

牠是男的還是女的?

李胖羊 提到...

鸚鵡喔?唔...我也不知道捏,咪卡沒有特別交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