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3月16日 星期日

What? How? when?

總是看見你,我的夢。
無意間悄悄冒出,讓我的眼睛為之一亮,又在踏下步伐追尋之中漸漸消磨,讓我的心被懸在空中。
總是看見你,我的想法。
從總統、科學家、法醫到平凡百姓,這會是我嗎?好像是又好像不是。
總是不清楚,我的能力。
站在十字路口沒有成就沒有成功沒有光環又好像沒有那麼慘。
到底是誰阿,我的動力。
蒙著面紗又拿著蘿蔔在我前面晃阿晃的,我看見你又看不見你,我看見蘿蔔,卻看不見你的五官。
下場和稀泥和喇賽是不同意思的這位同學。

蘿蔔,路徑,為了吃到蘿蔔而接受的極限體能運動。
翻過山頭就在前五百公尺開始懷疑自己的體力夠不夠,油錢夠不夠,裝備夠不夠,前面有沒有蘿蔔。
有阿真的,但是,為什麼這麼難拿到手?

我開始懷疑我搞錯了,其實我跑錯場地?

可以出來說明一下嗎?當時我答應參加這場體能訓練的時候,簽的合同,有沒有機會倒帶讓我溫習一下還有確認一下我是不是跑錯考場?

還是我簽下一紙哭笑不得但是願意接受的合約?

路徑雖然都是該死的變態,但是兩者差很多,對我,對你。

還有,教練,我哪時候真的夠格可以吃蘿蔔?哪時候可以進入下一關?
為什麼我會在體能篩檢就過得這麼痛苦?你的訓練目標到底是什麼?
是不是我太快進入場地? 還是這只是為了預備以後只會更痛苦不會更輕鬆的超級馬拉松?


管你的,你陪我,這是你答應我的,沒道理放你走。

2 我想說....:

seaconni 提到...

哈哈...沒錯,祂答應我的,沒道理放祂走
無論是否進的太快,或是走錯了考場,祂陪我們 XD

有祂與我們同在,那是幸福~~

Loe 提到...

Pray for me , you know~:)